页面加载中

培训机构问题多,心理咨询师就业并不乐观

北京晚报
2020-08-03
5219 0

培训机构问题多,心理咨询师就业并不乐观

        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考试虽已不再开考,但记者调查发现,心理咨询师培训的乱象愈演愈烈。各培训机构均称自家证书为“权威认证”,打着“零基础通过”“学后高薪”等噱头。有机构还套用权威科研机构名头大肆招生,甚至出现花钱买证的行为。




  全靠忽悠,“考试变难”说法不存在

  张雯打开浏览器,一条广告突然从屏幕右下角弹出,“心理咨询师年薪30万”,她没有抵御住高额年薪的吸引,在搜索网站中输入“心理咨询师”关键字,各种培训机构的广告铺天盖地。

  点开一家名为磐松教育的机构网页,客服表示,机构的心理咨询师课程有多种班型,价格在5000到7000元不等,现在报班还有价格优惠。

  在客服给出的考试报名条件中,学历一栏规定的是心理学相关专业大专以上学历。“学历不够或者是其他专业也可以报,只要我们帮忙提前备案就行。”看到张雯有些犹豫,客服使起了销售手段,“马上就会有国家改革,以后就必须是相关专业才能考了,而且考试难度会增大,考过之后还需要写一篇5000字的论文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类似的说辞在“一步教育”培训机构中同样存在。工作人员向记者询问学历、专业、年龄等一系列问题。当得知记者并非心理学相关专业后,便建议应尽快报名,否则改革后报名将受到限制,而且要写一篇数千字的论文。“不要错过机会,以后再想学就难了。”

  磐松教育的客服表示,学员报名之后,可以参加中科院心理所举办的统一考试,通过会获得“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合格证书”。记者随后咨询了中科院心理所,负责项目管理的赵老师表示,心理所确实有一个“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项目”,也有相关考试。参加考试的学员需要大专以上的学历,但并没有限制心理学相关专业,这是从2018年立项以来就从没变过的规定,“说报考政策要改革、限制专业、写论文什么的,更是没有的事。”




  冒充官方,机构无资质教师查不到

  赵老师表示,“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项目”中涉及的培训和考试,心理所负责的是核心课程设计、培训规范和考核规范制定、综合考试组织等工作,具体的招生和培训则由对接的培训机构按项目规范实施。但在心理所项目对接的机构名录中,并不包含磐松教育,“每一个对接的机构,我们都会对课程内容、师资条件等做严格审核。非对接机构,没有经过审核,它的培训质量没有任何保证。”

  此外,心理所要求对接机构开展的课程必须至少包含164个课时。为了保证教学的效果,形式上也必须加入面授环节。但磐松教育提供的课程只包含120课时,且全部都是网络授课。

  为了证明考试能够顺利通过,磐松教育客服发来了两名授课老师的背景材料,称她们都是中科院心理所的老师。“临近考试时,老师会给学员发放‘押题密卷’,能够押到85%的考点。”

  记者将两位老师的信息发送给了中科院心理所,结果在职工名单中“查无此人”。赵老师表示,根据项目规定,心理所不会组织老师给机构授课,更不会出现提前透题的情况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证书混乱,都说自己是“权威认证”

  有的机构虽然在招生上存在诸多违规行为,但至少提供了真实的课程。还有的机构,则几乎变成了“花钱买证”。

  记者在一家名为专业人才职业技能考评网的网站上看到,这里可以开出上百种不同的证书。其中在心理方面,就有心理咨询师、心理测量师、完形心理导师、心理督导师等多种名头。

  心理咨询师考试通过后,可以获得一本“心理咨询师专业能力考试合格证书”,发证单位为“中国商业联合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”。工作人员表示,考试没有任何的培训,也没有任何的参考资料或考纲。“交1200元可以考两次,一般都能通过。”

  其他培训机构,所颁发的心理咨询师证书也是多种多样。在嵘领国际培训机构,交费2980元后便可参与网上授课,授课结束后参加网络考试,合格后可以获得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颁发的“岗位能力培训合格证书”。一步教育机构的证书则是“心理咨询专业技能证书”,由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颁发。两家机构的客服均表示,自己家的证书经过了“权威认证”,可以借此从事心理咨询工作。




  专家意见,就业并不乐观 行业亟待监管

  “一步教育”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承诺,学员考试合格后,持证可以入驻与其合作的心理咨询网站成为心理咨询师。入驻前两个月,每天保证咨询师有一个小时的咨询量,每小时的费用为100元至150元间。在积攒了一定的咨询人群和经验后,咨询费也可以涨至每小时数百元。“这个我们签订的合同里没有写明,但是我们肯定不会骗学员的。”

  曾在某机构进行过心理咨询师培训的武先生则认为,虽然已经考试合格并取得了一家行业协会颁发的证书,但单靠这些想成为咨询师几无可能。“专业度和经验都有很大的欠缺,也就是有时候自己能解解心宽。”

  各种培训机构的广告,多将“就业好”“待遇好”作为噱头。对此,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咨询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林春表示,学员一定要理性对待。“心理咨询师并非暴利职业,目前的就业形势也并不太乐观。虽然社会的潜在服务需求很大,但由于人们观念和市场容量的限制,现实还不能满足大量咨询师的就业需求。”

  2017年,国家取消了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考试。但在那之后,市面上却出现了数量更多、名目更杂的心理咨询师相关证书。“因为缺乏监管,谁都可以做培训、发证。证书只要不是打着‘国家’‘资格证书’的旗号都可以发,很难说是违规违法。”由此带来的后果,就是老百姓越来越容易被培训机构“忽悠”。

  林春呼吁,位于行业头部的“三会一所”,即中国心理学会、中国心理卫生协会、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以及中科院心理所,应该联合起来引导和规范市场,满足社会需求。“目前,三会一所已经达成初步共识,要组织力量为心理咨询师的基础培训、实习、督导等方面提供专业支持。”(北京晚报记者 赵喜斌 莫凡)


0
0
取 消